文,來自我的好朋友,

一個我最希望,他能得到幸福的人。

我必須說我很幸運,我愛男人也愛女人,

而我老媽很不以為然。

她沒什麼激烈反應,某次朋友到家裡,

順口問了照片裡的人是誰,她竟然直接說:他前女友啦(咦?

其實,這是我很感謝的地方。


因為她的淡然,我們也學不會歧視,

她泰然自若的接受,也成就了我們的性格和命運。

包容和理解。

 

他們愛得好辛苦,我看得很心痛,

我們同樣愛著,用著相同的感情和付出,

他們面對的卻是拒絕和否定,更別說多少欺凌。

 

我想要的不多,只希望,

未來有一天,如果我真的獨身走到老,

我希望我愛的朋友,有資格為我簽下手術同意書。

我能留下我身邊的財產,能為真正與我相依的人盡一點心力,

因為家庭的不同,法律不見得能保障所有人。

 

為了相依到老的姐妹,為了同住同依的兄弟,

為了彼此包容幫助的朋友,為了外配,

為了單親家庭的家長,也為了同志。

他們可能為了生活中的某些狀況,無法隻身走入人群,

他們可能考量某些原因,不論是他人的觀點、金錢或是性別,

明明相知相惜,卻無法享有任何親屬權益。

 

請支持多元成家,別因為反對而反對,

別讓歧視暴力理所當然,給我們一點空間,

我們不會阻礙你們,我們只想能穩穩的,抬頭挺胸,走出來,看見太陽。

 

 

by小編滴阿


---------------------內文開始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今天在網路上看到朋友分享的一篇『寫一封長長的信給我的好朋友。』

有感而發的也想寫些甚麼。

 

文中,是以朋友的角度對同志朋友說的話。

我就反過來寫寫我成長的時候遇到的事件吧。

 

我是同志,從小我就知道我對男生比對女生興趣大很多。

我是七年級生,小時候教育並沒有很注重在解釋性向上面。

從小看一男一女走在一起就覺得他們才是正常的,而我是不正常的。

曾經極度覺得自己噁心,怎麼會喜歡男生。

可是當自己眼光老是不自覺會盯著男生看的時候。

我當時真的以為我自己沒救了。

 

國中時期,我交了些好朋友。

在國小時候被嘲笑著是同性戀的我,到國中有點自暴自棄。

自己都不能接受了,別人也不會接受吧? 當時的我是這樣的想著的。

所以..我大肆宣揚,自己喜歡男生這件事情。

 

很幸運的,我認識了你們,你們也接受了我。

可是在你們面前,我還是很假掰,會跟著評論女生怎樣怎樣。

因為當時的我以為,就算你們知道,也不會希望有個噁心骯髒的人在面前晃來晃去。

實際上以我的審美觀念,我真的不覺得胸部屁股腿長短有甚麼好性感可言。

所以原諒我,身為同志的我沒辦法真心將自己100%的展現在你們面前,因為我怕你們會離開我。

國中畢業後,我離開了台灣來到加拿大。

一切都是新的,我這麼告訴自己。

 

只要沒有人知道,就不會受到傷害了。

所以我也沒講,表現得跟異性戀一樣。

 

然而,不可厚非的,我在加拿大也交到了幾位知心好友。

你們知道的,青少年總是會開開黃腔。

每次跟著附和著,內心總是非常的煎熬。

感覺我在欺騙著我的好友們。

 

於是,我在加拿大也出櫃了。

我自認為是知心好友的人,也都離我而去。

我成為大家的笑柄,

國外體育課,是要將制服換成運動服的,

我永遠都是最晚到達更衣間,

永遠都是最晚點名的。

因為無數次的被鎖在更衣間裡面後,總是要變聰明的。

 

甚至是打開自己的PE包包,裡面只有芭雷舞裙子可以穿。

又或是衣服上被寫著一堆不雅文字。

 

英文比中文多了很多對同志們不雅的稱呼。

從完全不懂,到被罵到習以為常。

小時候的想法又漸漸地跑了出來,

我覺得,自己是污穢的…

 

實質上,我到5年前並沒有跟任何男生交往過。

可是不管怎麼說,我都覺得我是骯髒的。

直到10年級,學校來了個轉校生。

是個日本人,有加拿大國籍的日本人。

 

那年的萬聖節,我們一起去要了糖果。

那天晚上很冷,非常的冷,我記得他是史迪奇、我是眼科醫生。

 

由於,我們要糖果要到了快12點,

嘻嘻笑笑的到處被人怒罵,就為了更多的免費糖果。

躲著某戶人家(註明一下!!X戰警電影裡面有一幕琴把房子給拆了那幕!

那就是我們要糖果的地方!)的狗,我們打鬧著坐在公園開始聊了起來。

 

他想念日本,我想念台灣。

聊著聊著,不自覺的…

我出櫃了。之後我腦中一片空白,不明白為什麼我要對他說。

可是還好,他只回了我一句。

『所以…你喜歡哪種類型的? 學校有嗎?』

 

我當下爆哭了出來,

我發誓,我這輩子沒有哭的這麼宏亮,眼淚沒有流出這麼多來過。

 

異性戀們,你們永遠不會懂得。

那種…一輩子覺得自己是異類,是噁心的,卻被接受、可以做自己的感覺。

 

之後因為我們常常玩鬧在一起,

也漸漸演變成一個小團體。

兩個女生三個男生。

 

在某次,我們在其中一個女生家幫另個女生過生日,

我喝醉酒也對他們說了我是同志的事。

我原本欲想著,會有人不能接受。

所以我假藉著要上廁所,跑離開了房間。

 


從廁所冷靜下來,想好對話。

懷著緊張的心情,我走回了房間。

可是房間裡面空無一人,當時的心情…

很害怕,即使知道那個日本人不介意,可是如果其他人不接受..

很怕他會因為多數人的意見而也離我而去。因為以前也發生過。

 

我發了瘋的在房子裡面到處跑,喊叫著…

喊叫著他們每個人的名字,

最終,我來到了後院。

泳池的蓋濂被掀開了。

 

說真的,那時候我真的有自殺的念頭…

(題外話,正在看這篇文的各位,
不管你的性向、人種是甚麼,你們的行為舉止…
有時候真的會讓人有輕生的念頭。
好話一句三冬暖、壞話一句六月寒。
希望大家可以多想想之後在做出行動,或者發言。)

站在池邊,還在發呆的我。

突如其然的被剛剛找不到人的朋友們,

高高的抬了起來。

然後…..丟到泳池裡面去。

 

吃了水的我,無比驚訝的快速浮了上來。

一浮到水面上,我就聽到他們說。

『This is to punish you for kept that as a secret from us for so long!』

(這是懲罰你,居然對我們隱瞞這麼久!)

然後他們就嘻笑了起來。

我當下真的感動到想大哭,

可是那日本人一句,『看! 他等等就會哭得像嬰兒一樣!』

讓我沖上岸開始追殺擁抱他們。

 

而後,經過了幾年,我離開了加拿大。

來到了日本的語言學校學習日文。

 

在日本的時候,我也認識了一群台灣+香港+大陸人。

也成了一個不小的團體。

在這群團體裡面,真正可以接納我的人只有一個台灣女生、以及一個香港女生。

 

這邊我就不多贅述了,因為這時候…

因為台灣本島,加拿大,兩邊朋友的支持…

我年齡也有了,也有了這群朋友。

讓我不再覺得自己是不正常的了。

 

我是幸運的,也是不幸的。

幸運的是我身旁有這麼多好友可以接受我的性向,並支持著我。

不幸的是,霸凌、恐嚇、自殺,只因為我是同志,而全都體驗過了。

 

我希望有一天,我可以在路上跟我愛的人牽手,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。

我希望有一天,我和伴侶可以扶養小孩長大。並告訴他,要尊重世上所有的事。

我希望有一天,我生病了、或我伴侶生病了,我或他可以簽下手術同意書。

我希望有一天,我走了、或我伴侶走了,他可以擁有我的遺物。而我可以擁有他的。

甚至是可以見到對方的最後一面。

 


我希望有一天……

我希望有一天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獸醫太太Mrs.D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